主页 > 白小姐资料 > 文章列表

幼儿园门口杀妻、杀人分尸放火 柳州两案件罪犯执行死刑

发布日期:2019-06-09 21:23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安在线讯 据市场星报报道,灵璧男子张某建自2011年至案发时,数次前往云南,购买越南女子,给灵璧县当地多户人家做老婆。每个越南女子购买价格在6万元左右。到案发共帮助买卖14名女子,其中一人成为张某建自己的老婆。张某建帮助他人买卖新娘,案情惊动公安部,被列为公安部全国打拐督办案件。记者从灵璧警方获悉,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其中,涉嫌拐卖妇女4人、收买被拐卖妇女21人,解救被拐卖越南新娘10人。以下为张某建自述部分内容:

  作为死刑的一种执行制度,在我国的现行刑法中对死缓的适用条件作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刑二年执行。”从该条文我们可以看出,适用死缓必须具备两点,一是罪行极其严重,应当判处死刑;二是不是必须立即执行。但何为罪行极其严重,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也无相应的司法解释,这在一定程度就只能依靠法官的主观判断了。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法官对其具体内容的理解会产生偏差,必然会导致执法上的混乱。这通常表现为适用死缓不当,将死缓作为介于死刑和无期徒刑之间的一个刑种来对待,对于那些判处无期徒刑觉得轻了,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又觉得重了的犯罪分子判处死缓,而不问罪犯所犯罪行是否达到死刑的量刑格的情况;或者片面强调打击力度,似乎判处死缓既体现了从重从严,又增加了保险系数,不会出现把人杀错的问题;或者在一案中多名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达到了死刑的量刑标准,又没有其它正当事由,出于平衡案件的需要,减少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的数量,将一些罪大恶极者没有立即执行死刑,而判处了死缓,等等。另外,由于“罪行极其严重”是由原刑法中的“罪大恶极”修订而来,如果仅从语言逻辑规则就可以看出,“罪大恶极”与“罪行极其严重”的内涵是有区别的,前者同时强调犯罪行为的客观危害和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两个方面,后者则只是强调客观上的犯罪行为及其客观危害后果。〔8〕这样就使人们产生了修订后的刑法降低了死刑(包括死缓)的适用条件,亦即只应从犯罪的客观危害一个方面去确定是否应当判处死刑,而置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于不顾的误解,其后果同样是影响了死缓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正确适用。

  其次是跌宕起伏紧凑的剧情,以及高颜值的三位男主,他们分别是王凯饰演的宋运辉、杨烁饰演的雷东宝、董子健饰演的杨巡。

  2019年1月24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幼儿园门口杀妻案”罪犯张朝波、“杀人分尸放火案”罪犯谭明正执行死刑。

  新京报快讯 据中共柳州市委政法委微信公号消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2019年1月24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幼儿园门口杀妻案”罪犯张朝波、“杀人分尸放火案”罪犯谭明正执行死刑。

  2017年7月25日,柳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张朝波故意杀人一案,并于同年11月2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张朝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张朝波不服,提出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8年4月23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一、二审认定的案件事实:张朝波与被害人卢某萍(殁年34岁)于2011年6月结婚并育有一女。2015年8月后,二人因感情纠纷导致分居,卢某萍要求离婚。张朝波不满,欲找卢某萍协商。2016年10月14日9时许,张朝波在柳州鱼峰区驾鹤路一杂货店内购买一把不锈钢尖刀,并用砂纸打磨锋利。当日17时许,张朝波携带尖刀来到柳州市柳北区桂景湾路红新幼儿园门前等候卢某萍。18时20分许,张朝波与来幼儿园接女儿的卢某萍发生争执,张朝波拿出尖刀朝卢某萍身上捅刺,卢某萍见状即逃跑。张朝波追赶上后,朝卢某萍胸、腹部连捅数刀,致卢某萍倒地,张朝波双手持刀朝卢某萍颈部连割数刀。后张朝波起身离开现场,随即又返回到卢某萍身旁朝颈部猛割一刀,致卢某萍当场死亡。张朝波在逃离现场途中被当场抓获。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被告人张朝波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朝波预谋杀人,事先准备作案工具,购买尖刀并打磨锋利,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所当众连续捅刺被害人身体、切割被害人颈部,致被害人当场死亡,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www.99878.com,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www.jxspaper.com据此,依法核准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张朝波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2017年7月27日、12月18日,柳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谭明正故意杀人、放火一案,并于同年12月20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谭明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爆炸罪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谭明正不服,提出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8年6月5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一、二审认定的案件事实:谭明正曾与被害人黄某生(殁年59岁)的女儿黄某祯恋爱,后黄某祯提出分手,并拒绝与谭明正见面。2016年7月9日上午,谭明正携带尖刀至黄某生家,让黄某生打电话给黄某祯要求见面。因被黄某祯拒绝,谭明正遂迁怒于黄某生并在黄家纠缠。当日16时许,谭明正趁黄某生不备,持尖刀猛砍黄某生头部、捅刺黄的腰腹部致其当场死亡。后谭明正使用尖刀及室内电动砂轮机将黄某生尸体分割。当晚22时许,谭明正外出将被害人失足妇女阿芳(殁年27岁,化名)领到黄某生家嫖宿并留置在室内。次日19时许,黄某生亲属因黄某生失联报警。当谭明正发现公安人员及黄某生亲属到达黄家门外后,持刀自伤并点燃液化气引发爆炸和火灾,致失足妇女阿芳在火场中吸入过量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被告人谭明正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故意引爆液化气罐气体,以爆炸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爆炸罪,应依法予以并罚。谭明正在女友拒绝与其交往后,经预谋后为泄愤报复杀害其女友父亲,并在杀人后分尸;为逃避惩罚自伤并引燃液化气,危及不特定多数人安全,致一人死亡。谭明正故意杀人犯罪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法核准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爆炸罪判处被告人谭明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